新闻中心
联系我们
  • 上海恒达平台制冷设备有限公司
  • 主管q:417651
  • 飞机:@Gtl889
  • E-mail:417651@qq.com
  • 地址:上海市浦东市玄武区制冷设备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新闻动态

农村“麻雀学校”撤还是留?

时间:2022-01-14 14:16 作者:-1 点击:

  长期以来,分布在农村的教学点,一方面规模小、条件差、办学质量低,另一方面可以方便农村孩子就近入学,撤留之间常陷两难。湖南省新田县从2020年起探索推进乡村小规模学校优化提质工作,将农村教学点由104个优化整合为24个,80个教学点改成幼儿园或留守儿童之家。这项涉及全县农村10余万名群众切身利益的改革,取得了“群众得实惠、资金提效益、教育迎发展、政府得民心”的四赢效果。

  综观全国,多为“麻雀小学”“空心校”的乡村教学点状态令人担忧。寥寥几名学生,教学点缺乏图书、体育器材、学生食堂等设施设备,代课教师全科包班教学,国标课程都难以开齐开足……在湖南,像这样的教学点有8200多个,承载着20余万农村孩子的读书梦想。

  撤还是留,困扰着不少乡村教育管理者。“新田县2019年还有农村教学点104个,教学质量低,但撤并教学点又会导致村民上学难,如何平衡好这一矛盾,对党委政府是一大考验。”新田县委书记秦山成说。

  为此,新田成立了调研组,对全县104个教学点全面摸底,详细了解办学状况,并结合人口分布、交通资源和学龄人口流动、变化趋势,从最有利于学生的选择出发,尊重群众的自主意愿。

  “我们不搞行政命令,因地制宜,不给乡镇下达指标任务。”新田县教育局局长邓振斌说,新田实行“一校一策”推进教学点酌情优化、合并或暂停办学。对生源少的教学点,结合群众意愿予以停办;对已停办的教学点,视生源增加等情况适时予以恢复,动态调整。

  六合圩学校只有2名学生,但是学生小龙的父亲与奶奶相依为命,奶奶有严重的糖尿病,视力模糊,丧失了劳动能力,离不了人照料,为此,新田县教育局作出了不暂停办学的决定。石羊镇长亭小学离镇中心小学只有1.5公里,且学生只有5个,长亭小学所在村申请停办该教学点。但县教育局在调查后了解到,该教学点所在村虽然离镇较近,但还服务着周边4个村,其他村离中心小学较远,决定该教学点继续办学。

  “改革不能霸蛮搞,一定要让群众无后顾之忧。”新田县教育局副局长陈国震说。为此,新田县在改革过程中采取了一系列举措。

  ——解决上学路程变远之忧。在全县所有行政村开通校车,按照“新人新办法、老人老办法”的原则,对原在农村教学点就读的学生,小学四年级前予以帮扶:家庭困难学生,由校车公司资助免收校车费;其他学生的车费则由接收学校采取校内资助的方式,从学校公用经费中解决。

  ——解决学生生活照顾之忧。加大乡镇寄宿制学校建设力度,所有乡镇中小学校均建起学生宿舍、食堂、澡堂等,并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,为低年级住宿学生配备保育员。农村学校营养改善计划全部实行食堂供餐,学生在校中餐只需交纳一两元伙食费。

  ——解决学生环境适应之忧。采取“三帮一”措施,对每名分流到中心小学或完小的学生,安排“一名校级领导、一名教师、一名学生”结对辅导,帮助解决心理和学习问题,使其尽快融入新学校。

  ——解决教学点办学质量低下之忧。半月谈记者在优化提质后的多个教学点看到,昔日陈旧的教学点,如今建成了标准化学校,图书室、艺体室一应俱全,班班通、云视讯遍布每间教室,音体美科等课程开足开齐,授课教师全部为正式编制教师,并通过网络联课、走教教师帮扶等方式提升办学质量。

  “大家都想让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。”陶岭镇合福坊村老人郑知井说,如今校车接送方便又安全,“而且中心小学条件更好,老师更好”。

  金盆镇李进村48岁的村民李新红,孙女分流到镇中心小学后,尽管每个学期要多负担600元的校车费和200元的伙食费,但李新红认为这笔钱花得值:“现在我不需要接送孩子上下学、做午餐,一个月可以多挣1800元。孩子每天有校车接送,我也放心。”

  “改革后,仅编制、公用经费、维修3个部分,每年就能为县里节约1069万元。减去增加的保育费、县里减免的校车费、伙食费等,县财政一年能减少支出884万元。”新田县教育局计财股长全德文介绍,新田县将省下来的经费,整合到中央和省里下拨的“两类学校”(乡村小规模学校、乡镇寄宿制学校)建设专项资金中,按照“缺什么补什么”的思路,完善相关基础设施,保证学生有足够的“学位”“床位”“餐位”“蹲位”,教学条件得以进一步提升。

 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,按照政策,学生人数不足100人的学校以100人的标准下拨经费,对基层乡村学校来说,撤并教学点意味着这部分教育经费将不复存在,推进工作动力不足。而新田县教学点从改革之初就承诺“经费三年不撤”,有效提高了撤并的积极性。不少农村学校校长建议,尽管目前教学点的硬件已经大大改进,但与中心小学、县小比仍然存在差距,期待能在经费上给予更持久的保障。

  多位受访校长还表示,为了提升教学点的教学质量,学校出台了对于走教老师、网络联校老师增加的任务量的激励措施,但这些待遇缺乏上级政策依据,希望能进一步形成文件保障。

  此外,半月谈记者了解到,目前校车为企业运营,为了维持微利运转,单辆校车服务范围较大,导致部分偏远乡村的学生需早上6点即赶到指定位置候车。部分受访者希望,政府出资购买部分校车服务,增加校车数量,让孩子上学之路更顺畅。

  来源:《半月谈》2022年第1期 原标题:《“麻雀学校”撤不撤?两难变四赢》

上一篇:“每过去60秒钟就失去了一分钟”“这个西红柿有

下一篇:“走心”抗疫中基层治理正在悄然自我升级